• <em id="dgw62"><tr id="dgw62"></tr></em><strong id="dgw62"></strong>
    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樓乙 > 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七章 真知之力
        就在央宗要將生死交給老天爺之時,一束奇異的光從天而降,剛好打在了央宗的身軀之上,那即將割斷其喉嚨,甚至是將其一分為二的兩把利劍,頃刻間化作了泡影。

        只是央宗沒有看到這一切,因為他已然昏過去了,那光包裹著對方,一個聲音喃喃自語道,“嗯?竟然還可以這么用,著實有趣的緊!”

        這聲音赫然便是樓乙發出的,他竟然能夠干涉到央宗的獨自試煉,實在是有些令人費解,而樓乙此刻仍在那符文深淵之中,但是這里的一切早已變得大不同了。

        他的身體不斷散發著符文之光,無數的真文符紋從其身體之中飛進飛出,他的四周更是環繞著一圈又一圈的奇異符文。

        在這些真文符紋印記之中,他感受到了無數的氣息,而這些氣息正是那些試圖橫渡謫仙之障的修士。

        最開始的時候,樓乙并沒有這個本事,因為他一直都處于宕機的狀態,像是被人施下了定身咒,一直盯著他自己的手掌看個不停。

        他的眼瞳之中無數的真文符印變幻不休,他的意識也將這些全盤印入了腦海之中,這對于他而言可不是一個輕松的事情,所以他才陷入了那種宕機的狀態,目的自然是全權將精神力用于記錄這些真文符印的變化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等他終于將一切全部都記在了腦海中時,他才真正的醒轉過來,醒轉過來的一瞬間,便發現了他被水給淹沒了。

        只不過這水并非凡水,而是真水法腕通過他不斷汲取的力量所衍化出來的水,樓乙不知不覺間讓其經脈擴展了一倍有余,甚至在玄魄仙胎以及魂識靈胎的幫助下,整個人算是徹底的脫胎換骨了。

        他醒過來之后,只感覺身輕如燕,神清氣爽,有種要白日飛升的暢快之感,他舉手投足間,竟然可以隨意去撥弄那些原本極為吃力,甚至觸碰的到卻沒法操控的真文符印。

        這種奇妙的感覺令他狂喜不已,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,他都沉浸在了這種狀態之中,將之前在張茹雪那里沒有能夠施展的通曉萬意,徹底在此地施放出來。

        其雙瞳之中倒映著無數的真文之印,它們表面看上去雜亂無章,甚至感覺有些驢唇對馬嘴,但是當樓乙的手指拂過它們之后,這些原本雜亂無章的真文符印,竟然乖乖聽話的按照樓乙的設想開始排列。

        一股奇異的水之力浮現在了樓乙的面前,它在樓乙的掌心之中,不斷按照其設想的變幻著,等樓乙心滿意足之后。

        樓乙的手指在四周的真文符文之中一一掃過,很快一片翠綠之色浮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,隨其心意變幻為草木花藤,這一刻的樓乙嫣然成了這個小小世界的主宰一般。

        不過他自身其實也清楚,他能夠做到這種地步,完全得益于此地神秘的真文深淵,只是他不明白,原本應該位于此地的人,如今究竟去了何地,為何留下空空如也的這個地方,實在是未免太可惜了些。

        就在樓乙去想這件事的時候,真正上界的一處大樹蔭下,一個衣衫不整的道人,突然打了個噴嚏,看他的樣子似乎是醉了很久的模樣,因為在他的身邊,橫七豎八倒著好幾個酒葫蘆。

        他打了個酒嗝,用手掌撓了撓胸前的護心毛,吧唧吧唧嘴說道,“小兔崽子管得還挺寬的,老子下界三萬載,難道還不能偷得半日閑嗎?”

        說罷翻身再度睡去,那陽光透過樹枝灑落下來,照射在他那有些臃腫的肚皮上,他用手掌撓了撓后腰處,將爬到身上的幾只螞蟻掃掉,然后便打起了呼嚕。

        樓乙這邊又在這里練習了很久,反正這個地方沒有日月星辰,也沒有任何的時間變化,說句不好聽的,他在這里待個幾百上千年,出去的時候應該跟來時的時間是一樣的。

        樓乙放心大膽的將這里當成了他的修煉之地,這么好的機會,自然是不能錯過的,一晃眼千年歲月過去了,樓乙將自身所學重新融會貫通,將以前的短板通過真文深淵加以改正,收益最深的恐怕便是萬靈法咒與蒼生之掌。

        不過威力提升所連帶的便是巨大的身體消耗,好在樓乙在之前得到了玄魄仙胎的幫助,經脈比原本擴展了一倍有余,這也讓他自身的力量成倍的增加了。

        不僅如此的是,當他真正將真文之意融會貫通之后,包括真水法腕在內,當初沒辦法施展的本事,現在全部都能夠用出來了,而且原本那些消耗巨大的招式,若是在不動用新獲得的力量之時,消耗竟然不及當初的十分之一。

        這個發現也令其欣喜若狂,這意味著他可以隨意決定招式的強度,這樣也更方便他偽裝跟隱藏好自己。

        一晃又過了百年,樓乙開始感覺有些呆夠了,主要是他待在這個地方,經常會莫名其妙的看到許多人的訊息,以及他們正在經歷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而且隨著他在這里的時間一天比一天長,這種情況就變得越發嚴重起來,樓乙開始感覺情況不對勁了,甚至一度認為這是對他一直賴在這里不走的懲罰,畢竟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。

        樓乙任勞任怨的在此服務了千載歲月之后,他認為自己已經彌補了擅自占用此地的事情,所以便打算要離開這里,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他的腦海中卻浮現出了鐵山、央宗以及多歡樂所面對的情況。

        而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他就親眼見證了他們三個人的努力,只不過相比于鐵山跟央宗的努力,多歡樂這個家伙的表現,著實令他有些大跌眼鏡,同時也感嘆那如意骰子真乃神物也。

        多歡樂這個家伙利用如意骰子專門挑選容易突破的路線前進,后起直追很快便追上了之前他在那個神秘空間之中所滯留的時間。

        樓乙見他優哉游哉的不像是在試煉,更像是在觀光旅行,所以便收回了對其的關注,轉而去關注鐵山跟央宗,當看到鐵山不屈的對抗之時,樓乙感到由衷的欣慰,他知道這番試煉之后,這個家伙必然會變得更強。

        之后他便將目光看向了央宗,當他看到央宗身上的血炎消失之時,再看到他情況萬分危急之時,便下意識的出手幫助了對方,他不確定這么做的后果究竟會是什么,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,一個慵懶的聲音對其說道,“小兔崽子,占著胖爺的地你用的很是舒坦吶!”

    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    亚洲AV狼友永久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