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em id="dgw62"><tr id="dgw62"></tr></em><strong id="dgw62"></strong>
    筆趣閣 > 女生小說 > 花瓶女配開掛了 >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興奮
        黃磊的臉色鐵青。

        全班學生的神色都不算好。

        小小的紙箱里堆積的作業成山。

        正好路過教室,看到這般情形的金天寶不禁嘆了口氣。

        他可是知道這幫學生都是什么樣子。

        記得以前,他偶爾也看一眼學生們的功課,結果一翻開就頭疼的厲害。

        那些作業冊子都是用的傳統紙張,一部分還沾著臟污,好些都是大片大片的空白,就是有些學生寫了點的,也多為胡亂畫上去。

        寥寥幾個認真做功課的,作業看著到比小學生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      金天寶的目光落在萊恩身上,心情一下子糟糕起來,他在這個學校教書五年,班里都是他的學生,就算平時不怎么待見,心里也把孩子們當自己人看待的,如今自家學生這般受人鄙夷,他又如何臉上有光?

        萊恩面上輕蔑之色更重,三挑兩撿,從箱子里翻出黃磊的作業本,冷笑:“我到要看看,你每天到底有沒有聽課,能把作業完成到什么地步,這些課本,對你來說和廢紙比又有多大的區別……”

        隨著習題冊被掀開,萊恩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        金天寶本都轉身要走,不大想看自家學生被人欺負的場面,此時也駐足,眨了眨眼,把頭從窗戶里伸進去。

        真不是他們大驚小怪。

        黃磊的習題冊寫得當真不一般。

        不光所有題目都做好了,而且每一道題都用了不下一種方法,字跡雖然有一些潦草的厲害,不大好看,但也有一些,筋骨分明,遒勁有力,一看就是正經練習過書法的。

        這年頭,在瑪洛迪,什么人才會練習書法?

        不光如此,金天寶連忙推開門進來,一把把練習冊奪過去,越看神色越是凝重。

        那些基礎的數學相關的那類題目,黃磊能答出來,他也只是稍有些驚訝。

        這證明黃磊這學生的學習能力確實很強,雖然老師們教學水平有限,但數學是宇宙通用的語言,瑪洛迪星球的土著洛族,在這方面的研究一向很深入,課本也齊全,學生能學得好,是有些難度,可下了狠心的,天資聰穎的,到也不是很缺學習資源。

        可練習冊上最后一道附加題,根本就是隨意出出來壓箱底的題目,沒有指望學生能做。不要說學生,就是老師們想做出來,都并不容易。

        題目看起來好像并不是很復雜,只是一道很普通的推理題?雌饋砗苓m合高中生的難度。

        是奧森教授在三年前的訪談過程中,隨口出給現場觀眾的一道題目,假設恒星宇宙飛船維度號,于星歷8034年從聯邦第一法庭飛出,想要平安在三日內到達佛陀星,應該走什么樣的路線。

        任何人乍一看,都會感到題目非常簡單。

        可是要答出這道題,卻需要極廣的知識面,甚至涉及到并未公布的訊息,還需要強大的計算能力,以目前瑪洛迪智腦的水平,學生們的知識儲備量,這道簡單題目大家看看就好。

        金天寶一直是這么以為的。

        萊恩也是這么以為的。

        他看過這道題目,當時就好笑,南僑中學的老師們也是有意思,什么都敢往自家習題冊里寫,在勇氣上,確實值得褒獎。

        現在,這道題目竟然真讓一個窮鄉僻壤的高中生解了出來。

        不光是解出來,還構建了在他眼里也算極難的模型,明顯借用了智腦的力量,運用了圖神經網絡……

        萊恩的眸色一點點變深,他絕不相信這是一個普通高中生能答出來的題目,目光落在黃磊身上,卻一言未發,默默把他的課本撿起來,揣在袖子里,輕聲道:“金老師,給他一套新課本,我出錢買!

        說完,立時就揚長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!”

        黃磊忍不住笑出聲。

        其他學生心中也倏然間那是豪情萬丈。

        不光黃磊的作業寫好了,這幾天,他們的作業也寫好了。

        黃磊哥仨對視一眼,忍不住嘆道:“原來,我們能把作業做完,竟然是這么了不起的事?”

        一群學生面面相覷,心下都感覺十分新奇。甚至感覺眼眶發燙,黃磊不自覺轉頭去看立在門外圍觀的學生們,從里面找到楊玉英的臉,張了張嘴,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頭去。

        門外好些別班的學生卻是哈哈大笑,鼓掌的鼓掌,跳腳的跳腳,簡直和過節一樣開心。

        自從萊恩到學校以來,學生們深感壓抑,也深感迷惘,其實他們一直都處于迷茫的狀態,學習畢業,謀求一份餓不死的工作,洛族的未來只有這么債。

        廣闊無垠的宇宙,沒有他們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他們生來便注定了落后,可偏偏,身在學校,其實是能看到遠方的,他們知道在瑪洛迪之外還有無數的星球,無數的文明。

        他們也知道,他們洛族的文明在一點點地崩潰消失。

        故老相傳的那些東西,終將離他們遠去。

        他們生而為人,是群居的智慧生命,本身就有悠久的文明和歷史,或許孩子們本身有些懵懂,但對本身文明延續的渴望,對自身文明的認同,其實早在他們日常飲食起居中就根植在他們的骨子里。

        所以此時,當幾個少年發現,原來他們真的不比那些高人一等的,所謂高等文明來客差,才會驕傲,才會覺得痛快,念頭通達。

        “游戲可真好玩!”

        黃磊忍不住想。

        從十天前開始,整個南橋中學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學生都迷上了去智能教室玩《智腦》。

        這些學生從小到大,哪里有機會玩這類游戲。

        在游戲方面,楊玉英自認為整個星際,也沒有幾個游戲設計師能比她更厲害,更不要說瑪洛迪這種地方。

        她制作的游戲迷住這群小孩子,簡直比吃飯喝水還要簡單,畢竟都是跟著元帥這位超級游戲迷學的。

        整個游戲里,楊玉英一步步融入很多知識,大量的信息,只要玩家沉浸在游戲里,想要繼續玩下去,想不接收這些信息都不可能。

        別看才短短十天,可全息游戲本來就和現實有一定的時間差,黃磊他們這幫學生的感知中,他們的游戲時間要遠比十天長很多倍。

        就這段時間,他們大腦接收的信息恐怕比之前十幾年接收到的信息,學會的知識,都要更系統,更全面得多。

        一開始,這幫學生還沒有多深刻的感覺,最多也就是覺得這游戲越來越好玩,內容越來越豐富,但大家都不是傻子,知識種在腦海中,又怎會毫無察覺?

        廣個告,【換源神器APP】真心不錯,值得裝個,畢竟書源多,書籍全,更新快!

        很快,大家就發現每天發下來的作業練習冊上的題目,會自然而然地在游戲里出現,不會寫作業,竟然就連游戲也玩不好。

        像黃磊幾兄弟,平時寫個作業難如登天,結果為了玩游戲,竟然拼命也要完成功課,遇見不會的厚著臉皮四處問人。

        今天替黃磊很是長臉的作業,就是黃磊花了三天時間,每天去蹲守楊玉英,在楊同學的指導之下完成的。

        學生們都知道,老師應該從來不批改作業,但現在他們完成作業,純粹是為了自己,可不是為了應付老師檢查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萊恩沒有出現在教室里。

        孫曇心情大好,一整天都用晶晶亮的眼神看楊玉英,楊玉英叼著筆在紙上寫寫畫畫半天,忽然抬頭看了眼窗外。

        “別光想著玩,多從游戲里學些東西,只有自己強大了,才能在任何危機中保全自己!

        楊玉英笑道。

        孫曇:“聽不懂,反正游戲特別好玩,我喜歡!

        還沒到下課的時候,孫曇就在座位上左扭扭,右扭扭,心不在焉,一副隨時想跑的模樣,下課鈴一響,她嗖一下就沒了影子。

        楊玉英今天卻沒去智能教室,書包沒背,書本也沒拿,徑直出門乘坐公共飛車,朝著星港的方向走去。

        一路走到星港前廣場區域,楊玉英依次沿著二十七個通道入口徐徐轉了一圈,腳步偶爾停留,伸出手指在駐守在通道的安全智能機身上比劃來比劃去。

        她的神態平和,表情輕松又愉快,動作也很優雅,只是個身形纖弱的小姑娘,左右值守的安保人員便是看到,也只是稍稍留意兩眼,并沒有把她當成需要戒備的危險人物。

        一個年輕的保安,見楊玉英在港口停留的時間有點長,離安全機器也未免太近,舉步就要過去檢查核實對方的芯片。還沒動,就讓旁邊的老保安給扯住。

        “干嘛去,那能是什么危險人物?小子,長點眼,長點心,別沒事找事!

        在星港時間久了,瑪洛迪又算得上混亂之都,洛族里面更是不乏對當下洛族命運不滿的亡命之徒,能在星港做安保工作的人,無不是見多識廣之輩,眼睛極為毒辣,哪個人比較危險,他們掃一眼就能猜出七七八八。

        像楊玉英這樣,敢同安全智能機離得那么近,而且還沒有引起警報,就說明她簡直再安全不過了。

        安全智能機的智能雖然不高,可那是和星際著名的大港口負責安全的智能生命比,在瑪洛迪,它們絕對是最先進的智能技術,可以一瞬間不著痕跡地掃描上百人,表面再鎮定的人物,也許能騙得過肉眼,卻絕騙不過機器。

        就是那些星際亡命之徒,絕對大佬級別的海盜,跑到星港做生意也會自覺遠離這些安全機器。

        人是肉體凡胎,絕不會拿自己的命去賭安保機器是不是只會賣萌。

        “小子,你仔細看那位小姐,從她身上能看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年輕保安滿臉疑惑,“……沒什么吧?”

        普普通通的洛族人,身穿洛族傳統服飾,身體瘦弱,身上不曾散發能量波動。

        “沒什么?”年老的安保冷笑,“如果你要是哪里不小心得罪了這位小姐,說不定第二天,我就只能去垃圾場撿你的殘骸去!

        年輕人怔了下,滿臉不敢置信:“就憑……她?”

        “憑她?一個把那兩臺智腦當寵物狗逗弄的少女,別管她長什么樣子,穿什么衣服,說什么話,你都要對她敬而遠之!

        正說話,星港內部便亮起指示燈。

        兩個保安齊齊住口,整理了下衣冠,起身向通道方向走去。

        瑪洛迪星球的星港是貨運港,但一年到頭,偶爾也會有客船會中途停泊,補充能量,今天顯然就有一客船入港。

        保安們對于偶爾會到來的客人,還是頗喜歡,這些客人但凡只要給一點小費,哪怕對客人來說,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杯茶錢,放在瑪洛迪星球,都是一筆頗為豐厚的財產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說話間,閘門一開,客人陸陸續續向外走。

        奧斯馬一手牽著女兒馬琳,一手牽著兒子喬治,眉頭輕蹙,心情實在不太美妙。

        他正在爭取和醫藥集團,克里公司達成合作,投資克里基因實驗室,目前談判進入到關鍵階段,偏偏前進路上兩個人工黑洞都在整修,不得不改道,還要在這座蠻荒星球上耽誤一整天的時間。

        “連星網都接入不了,怎么還有這種地方!”

        “爸爸,有鳥,鳥在飛!

        馬琳忽然咯咯地笑起來。

        奧斯馬腳步微頓,表情終于和緩,說起來,因為馬琳和喬治都被檢查出有基因崩潰的危險,他從來沒敢把他們帶離過奧頓星球。

        奧頓星球什么都好,有最先進的科技,最發達的醫療,唯一一點,人實在太多,占據了星球上每一寸生存空間,馬琳和喬治除了能在星網上欣賞自然風光,從出生起,竟然沒有看到過任何美麗的風景。

        奧斯馬勾起嘴角,露出一抹笑容,順著女兒的視線看過去,只見半空中飛過一只拖著長長尾巴,黑白相間的鳥。

        “等回家,爸爸給你建一個鳥舍,你喜歡什么鳥,都買給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滴滴滴滴!”

        奧斯馬話音未落,通道處忽然響起刺耳的警報聲,所有安保人員頓時警覺,客人們腳步頓住,回頭四顧。

        只見所有的安全智能機齊刷刷轉頭,雙臂抬起,漆黑的能量波發射器對準奧斯馬:“警告,警告!星際A級通緝犯,納塔族,X發現!警告!”

        奧斯馬瞠目結舌,一手一個抱起兒女,身上安全裝甲瞬間展開,心中大怒之余,又升起強烈的恐懼。

        就在這時,楊玉英忽然大跨步地走過去,身體抵住發射器,伸手按住智能機的頂部,高聲道:“冷靜,X如果來瑪洛迪,大家就都沒有緊張害怕的機會了!
    亚洲AV狼友永久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