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em id="dgw62"><tr id="dgw62"></tr></em><strong id="dgw62"></strong>
    筆趣閣 > 玄幻魔法 > 祖宗在上 > 第四百八十五章 陸青洞虛!
        陸薇文感覺這一次好像有點不太一樣。

        這所謂的不一樣,并非是對方有什么改變,那長安城的防護大陣,還是那么堅固。

        但自己這一邊,好像有點不太一樣了。

        她感覺到,自己揮出去的攻擊、每一次揮出的白金色的劍氣,好像……威力都變得更加巨大了。

        這很特別。

        她能夠感受到,這并不是自己變得更加強大了。她的身體,并沒有什么改變,流轉在自己體內的真元,也未曾有什么加強,她施展招數的手段,也未有過變化。

        但就是在這種自身沒有任何變化的情況下,她所有的攻勢,在出手之后,于飛行的過程之中,都會莫名奇妙的得到加強。

        要不是她的攻擊,在打到長安的守護大陣上的時候,激起的反應,明確比之前強了不少的話,她差點兒就以為這只是自己的錯覺。

        這看起來當然是個好事,然而,陸薇文還是會心神不定。

        她不知道原因是什么,當然不可能安心。

        然而,這種情況,仍然在繼續。

        隨著時間的推移,不僅僅是她的攻擊,得到了增強,上萬聯軍修士組成的攻城大陣,揮灑出去的各種各樣的術法,也變得更加強力了。

        而且,這種變強,在最開始的時候,還僅僅只是比較‘正!淖兓。比如威力增幅個兩成、三成的,雖然已經是非?捎^的數字了,但勉強還算是正常,屬于能夠理解的范疇。

        畢竟,修士們本身也有很多的手段,可以加強自己的招數的威力,達到這個程度的,也并非是什么太不尋常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然而,接下來的情況,就越來越夸張了。

        直接體現在陸薇文身上的話,就是她所施展出去的所有的攻擊,在脫手之后,形態開始發生改變,威力也得到了更大幅度的提升。每一次斬擊的效果,幾乎達到了相當于先前她自己能力的兩倍三倍。再過一段時間,這種增幅,就達到了近乎十倍!

        這肯定就不是什么正常情況了。

        尋常修士,想要施展出十倍于自身能力的招數,除卻極為困難之外、近乎于不可能做到之外,就算是做到了,那付出的代價,恐怕也會是非常慘重的。

        但陸薇文絲毫沒有感覺到,自己為此付出了什么代價。她甚至都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什么改變,真元還是那些真元,招數還是那些招數,可就是在施展出去之后,憑空增強了十倍!

        聯軍修士大陣,也是如此。

        毫無疑問,十倍的力量轟下去,長安的守護大陣,就算是再怎么堅固,也不可能將其無視了。這全都增強了十倍的力量,可就大致上相當于城外的聯軍,全軍出動,全力猛攻的威力了。

        長安城當然守得住這種程度的攻勢,不然早就被攻破了。

        但他們資源有限,自然不可能時時刻刻都保持著最高強度的防備,那實在是太浪費了。在見到聯軍僅僅只出了一個陸薇文、出了一萬修士的情況下,他們自然不會全力調動靈脈大陣,那樣太耗費了,也沒有必要。

        原本,這是非常穩妥且靠譜的決策——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陸薇文以及她所率領的聯軍部隊的攻擊威力,突然增長了十倍的話。

        這一點,連陸薇文以及整個聯軍本身,都是完全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的,秦國人當然而然就更不可能知曉了。

        既然不知道,那就自然不可能會提前有什么防范。

        在忽然增強的攻擊壓力之下,長安大陣發生了非常明顯的震動。猝不及防之下,就連當前正在值守大陣的那位秦國法相,都不由得感到心神劇震,那就更別說當前正在陣法之中的、其他的普通修士們了。

        不過,長安城也不至于就此直接被攻破。

        能夠死守住這么多年,讓聯軍一點辦法都拿不出來的烏龜殼,自然是有其道理的。

        先前,聯軍也不是沒有搞過突襲之類的手段,想要趁著長安城內,一時之間的防備不是很強,以短時間內的強大攻勢,看看能不能夠嘗試趁其不備,攻克長安的城防大陣。

        當時,聯軍所組織起來的那一次突襲行動,也確實在一開始造成了一定的影響。但隨后,長安城馬上就啟動了自身的應急機制,大量的預備修士被緊急動員了起來,在聯軍還沒有來得及真正的將守城大陣,打出一個口子之前,就先行將大陣給加固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他們甚至利用聯軍投入的兵力過猛、深入大陣過深的這一情況,搞了一波小規模的反擊,讓聯軍丟下了不少的尸體,乃至于當時直接參與進攻的陸朝和,都受了不輕的傷。

        而后續,這種手段就越來越沒有用了。

        雖然,當下這種情況,比那一次還要更加的突然,但長安城內的秦國人,還是反應了過來,并作出了正確的應對。

        后備的力量,被及時的召集了起來,補足并加強了陣法,并讓整個守城大陣,很快的穩定了下來。

        但長安城內,僅剩的秦人們,仍然充滿了恐慌,包括那幾個法相層次的修士,也是一樣。

        盡管他們已經成功的防守下了這一波的攻勢,然而……

        這事兒,太嚇人了。

        作為受到攻擊的一方,他們能夠清晰的感受到,聯軍對于城防大陣的壓力,劇增十倍。他們雖然暫時抗住了,但然后呢?

        當下,聯軍派出的軍力,大約只是全部的十分之一而已,法相也只來了陸薇文一個。

        莫名其妙增強了十倍的攻擊威力,已經讓他們不得不動用后備力量了,那接下來,整個聯軍,全軍壓上,又會是什么樣的壓力?長安城到了那個地步,還能守得住么?

        能夠把戰爭堅持打到現在,長安城內的秦國人不得不說,都是些意志堅韌之輩。但意志堅韌,不代表沒腦子。實際上,他們之中,很大比例的一撥人,在隨著時間的推移,對于曾經的秦國大帝秦尚是否還存活,已經沒有那么多的希望了。

        外面的聯軍,知道秦尚和陸青暫時都還沒有蹤跡,結果還未定,或者都同歸于盡了。而城內的秦國人,消息則要閉塞得多。

        畢竟,長安城處于被封鎖的狀態下,已經有了不少年頭。連城都出不去,他們更沒有什么途徑,可以得知外面的消息。

        說白了,他們不僅不知道陸青與秦尚之間的戰斗結果,甚至還沒有辦法去探查。而這種既未知、又無能為力的狀態,更摧殘人心。

        在這種信息孤島的環境下,秦國人所面臨的內部壓力,遠遠要比聯軍要更加強烈一些。

        他們能夠撐到現在,內部沒有崩潰,就已經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奇跡了。

        而在當下這種情況,哪怕是最樂觀的人,都不由得會絕望。

        沒人知道,那十倍力量的增強,到底是哪兒來的。而更讓人恐懼的是,他們現在已經看到,聯軍已經全線出動了。誰敢保證,除了當面已經發起攻擊的這一萬修士和陸薇文之外,剩下的九萬人、還有好幾個聯軍修士,不能展現出十倍的實力?

        就算是不能,那十萬人壓上來,再加上他們還看到,許多艘空中戰艦也已經飛起了。這壓力就算只是再增添一倍,也是他們扛不住的。

        而最先加入戰斗、出手的,是聯軍里的另外幾名法相。

        最絕望的情況發生了——這些新加入戰斗的聯軍高手們,也同樣毫無代價的施展出了十倍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這怎么打?

        絕望之中,秦國人還是動用了最后的手段。

        在長安城之內,秦國人預備了一群神界戰士。

        這些神界戰士,都是能夠通過數百人的集合,變成相當于法相層次的金甲巨人。但顯然,這種融合,是一次性的消耗品。

        能夠這樣搞出來的金甲巨人,一共有十個的樣子。但這也是長安城之內的秦國人、國教,最后的一張底牌了。

        原先,這是十個金甲修士、大幾千號神界戰士,最開始的用途是打算要用在長期戰爭堅持堅持不住、或者敵人大舉壓上露出破綻時,發動反擊用的。

        但現在,很顯然就已經是出現了長安城被圍以來最大的危機了。這金甲巨人,肯定是需要動用了的。

        突然的出現了十個相當于法相層次的修士,長安城的城防強度,一下子提升了很大一截。

        在剛才,驟然之間受到了巨大的壓力的長安城大陣,險些就要被力量突然增大的聯軍法相們給攻破了。直到這十個金甲巨人出現之后,這種危機,才被暫時的解除,城防變得稍稍安定了下來。

        可沒有人會因此而感到慶幸。

        聯軍后面還有九萬修士呢!

        法相修士們動作快、反應快,投入戰斗的速度也快?墒O碌哪切┢胀ㄐ奘總,雖然沒有那么快,但也已經在結陣了。包括像是那幾艘燕軍的空中戰艦,也已經在啟動。

        當這些力量,也全部都投入到了戰斗之中,并且展現出來十倍的力量,那長安城必破無疑。

        城防力量再強,在這種力量增幅之下,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長安城內的秦國人,被打懵了,打進了絕望的境地。

        但其實,在城外的聯軍修士們,也是懵的。

        每一個加入戰斗的人、揮灑出去的力量,都平白無故的被增強了十倍。關鍵是,他們也都跟陸薇文一樣,完全不知道這憑空增幅出來的力量,到底是哪兒來的!

        但跟長安城內的秦國人的感受正好相反,雖然憑空而來的力量讓人感覺到不尋常、有些警惕,并且也確實會擔心,這其中是不是會存在什么后遺癥。但是,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,現實的情況已經擺在了面前,那他們好像能夠做出來的選擇也不多。

        相反,與其擔心這個擔心那個,不如趕緊趁著這個好機會,趕緊將已經死守了這么長的時間的長安城,趕緊拿下來!

        當然,在戰斗的過程中,他們一方面從來沒有停下手,全力的攻擊著,同時也難免會持續的思考,這到底是哪兒來的。

        真相,并沒有讓他們想太久。

        在所有的十萬聯軍修士,即將進入到戰斗陣地的時候,一個人影,從半空之中飄來。

        這個人,來得很莫名。在他靠近的時候,聯軍的諸多法相們,根本就沒有察覺到。他們的神識感知,按理講應該是非常敏銳的,但偏偏就是一點都沒有察覺,直到這個人,肉身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之中,他們方才看到。

        這讓他們一驚,但隨后就是狂喜。

        他們認出了這是誰——陸青!

        陸青還活著!

        這意味著,數年之前,那場決定整個修行界命運、但一直都勝負未知的戰斗,到如今,終于將結果展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陸老祖贏了!

    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所有人都放細膩了下來。

        之前,或許還有人會擔心,這股忽然增強的力量,到底是哪兒來的。但既然陸老祖都現身了,那還有什么好說的?這肯定就是陸老祖的手筆!

        雖然,他們根本想不通,這種能夠增幅十萬人,甚至包括數位法相修士,讓他們是站出來的力量憑空增長十倍的手段,到底是怎么實現的。但既然使出這樣的手段的人,是陸老祖,那就沒問題了。

        陸老祖的境界,早就已經超過所有人的想象。別說這點手段,就算是陸老祖當場表演一個得道升仙,他們也不會覺得奇怪,只會覺得理所應當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陸青感受著展開的內世界,這股力量,實在是太讓人迷醉了。

        搞出這么大動作的,正如旁人所想的一樣,就是他沒錯。

        大約三年前,陸青就已經完成了肉身、神魂的重塑。

        那時候,他理論上就已經恢復到了巔峰狀態。

        但一場與律神王之間的戰斗,讓他獲益頗多。本來就已經來到神海期巔峰的他,明確的觸碰到了洞虛期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于是,他花了一些時間,在修行界中部、西部這廣袤的土地上,尋到了幾處世界鎖,全部打開,更進一步的解放了世界力量的上限。

        隨后,他就開始了突破,并且毫無疑問的順利進入到了洞虛期。

        來到長安城外的他,發現戰斗正在進行中。于是,他心念一動,決定試驗一下自己進入到洞虛期的力量!
    亚洲AV狼友永久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