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em id="dgw62"><tr id="dgw62"></tr></em><strong id="dgw62"></strong>
    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絕品神醫 > 正文 第4050章 一縷元神
        姬小魚看著陸逸的冷笑,總感覺陸逸心中不懷好意。

        但眼下姬小魚沒有更多的選擇,只得說道:“有話直說!”

        從姬小魚的記憶中陸逸得知,姬小魚和姬清蓮在神墓中的日子并不好過,甚至和昊正天數次交手。

        直到前不久,姬小魚得到消息,無相宗的強者也已經進入大羅神墓,正打算和昊正天聯手,先將她殺掉!

        這一下,姬小魚著急了。

        正是把握住了姬小魚這一心思,陸逸打算和她做一次條件交換。

        “我有辦法助你本尊脫困,也可以放了你這尊元嬰真身,只是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東西可以報答我?”陸逸問道。

        姬小魚嗤笑一聲,道:“笑話,我還需要你來助我脫困?若只是脫困,你還沒有資格助我!”

        聽過這番話后,陸逸意識到事情是他想的簡單了。

        也是,姬小魚本尊是四品大羅金仙,更有越級斬殺的超強手段,縱然廣寒宮天驕很強,昊正天也是同一級別的對手,可姬小魚一心想要遁走,昊正天也阻攔不了。

        姬小魚之所以調元嬰真身去接應,目的除了脫困之外,還盯上了大羅神墓中的那些大羅之心!

        太古姬家出世,目的就是要鬧出足夠的大的動靜。

        姬小魚無功而返,首先姬家族內就饒不了她。

        而且以姬小魚的傲氣,也不會遇到一些困難就退縮。

        陸逸又仔細想了想,道:“那不如這樣,你我合作一番?”

        “合作?怎么合作?”

        姬小魚瞥了一眼陸逸,很是不屑,那意思仿佛是在講,你區區九品金仙,有什么資格可以與我合作?

        陸逸也知道姬小魚有傲氣的資本,直接攤出自己的底牌。

        “火焰圣山所有小圣尊皆聽我的命令,廣寒宮中有幾尊天驕是我的眼線,靈山小圣佛聽我調遣,包括無相宗里,也有我的人,這個籌碼可有資格與你談判?”

        陸逸話音落下后,姬小魚美目睜得越來越大。

        “此話當真?”

        “笑話,神墓爭鋒如此兇險,我若是沒有一些底牌,怎么會來這里?”

        聽過陸逸話后,姬小魚相信了幾分。

        而且除去陸逸之前說的那些意外,在他的黑甲戰艦中,還有三十尊實力強勁的神尸傀儡,以及三頭堪比大羅金仙境的神獸!

        光是這一份力量,姬小魚就不敢小覷。

        “我可以與你合作,你先說說你的打算!奔◆~道。

        陸逸心中早就有了思慮,直言道:“我會解開你這尊元嬰真身的禁制,我們一起進入大羅神墓,不過你不準離開我的視線!

        “呵……”姬小魚冷笑一聲,似乎想要說什么。

        陸逸也不管她什么意思,繼續道:“我會先幫助你和姬清蓮的本尊脫困,而后我們去爭奪大羅之心,大羅之心的爭奪各憑本事,但前提是,在面對廣寒宮,無相宗和澹臺古族三方聯盟時,你心中要有數!

        姬小魚大致明白了陸逸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要和我結盟?”姬小魚問道。

        陸逸搖搖頭,道:“我不需要和任何人結盟,我只不過是在幫你,最多算是利益互換!

        姬小魚十分警惕,忙問:“你已經知道了通道的位置,還需要與我互換什么利益?”

        “很簡單,我幫你本尊脫困之后,你也要幫我救我的兄弟,我相信你心中也清楚,不論是你,還是我,都沒有足夠的力量面對廣寒宮,無相宗與澹臺古族的聯盟,除非你不想要一枚大羅之心!

        姬小魚他嘆了一口氣,心中似乎在衡量什么。

        自己的想法已經被陸逸全部看透,姬小魚向隱瞞什么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既然那如此,還不如大方一點。

        “好,那依你所言,在神墓爭鋒結束之前,我們暫時做盟友!

        啪!

        姬小魚和陸逸擊掌為誓。

        可陸逸并沒有第一時間為姬小魚解除禁制。

        陸逸上下打量著姬小魚,似有所思。

        姬小魚感覺到陸逸不懷好意,嗔道:“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,你要做什么!”

        “也不做什么,你放心好了,我對你沒什么興趣!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聽陸逸說對自己沒興趣,姬小魚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        想她在姬家時,就是萬眾矚目的仙子,追求她的不知道有多少人,哪個人見了她不得雙眼冒光。

        若是那些人可以有機會成為姬小魚的盟友,怕是做夢都會開心的蹦起來,哪里像陸逸這般,還是處處小心謹慎,甚至還算計她。

        “將你的元神分一縷給我!标懸莺苁菬o情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?你還要我的一縷元神?”

        “當然,不要你一縷元神,把你的禁制解開后,你找我麻煩怎么辦?”

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姬小魚不會出爾反爾!”

        陸逸嗤之以鼻,道:“現在你本尊受困一切好說,就怕到我救人需要你出力的時候,你給我鬧出什么幺蛾子,少廢話,把元神交出來!”

        “你以為我是你嗎?我堂堂姬家族人,從來都是說一不二!”

        “放屁,這年頭什么人都有,不要以為你是女子我就會對你客氣!

        陸逸口氣強硬,氣得姬小魚胸前不停起伏。

        一縷元神給了陸逸,那等于這尊元嬰真身的性命始終被陸逸捏在手中。

        一旦姬小魚有什么異動,陸逸可以隨時讓她這尊元嬰真身隕滅。

        “這個條件我不可能答應,你換一個!”姬小魚沒好氣道。

        哪知陸逸很是堅持,直接說道:“如果你不給一縷元神,那你的禁制也別想解開了,剛才談好的結盟,也無效!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這混蛋簡直無恥!”

        “哪有,我可是正人君子,你放心,你只要不亂來,我還是懂的憐香惜玉的!

        姬小魚狠狠地瞪了陸逸一眼,譏諷道:“正人君子?憐香惜玉?就你?我呸!”

        雖然啐了陸逸一口,可姬小魚還是乖乖地將一縷元神給了陸逸。

        不過姬小魚給陸逸放了狠話:“你最好說到做到,否則欺騙我的代價,你一定承受不起!”
    亚洲AV狼友永久网站